5

西藏,我们来了!!8月23日,杭州出发。
1号车出发,2号车跟进。瑶瑶一大早开心坏了,坐在GLK的后排,拿着手机,开着微信,对着”一路向西”群里不停的叽叽呱呱着,拉近着我们跟西雅图一车人的距离。早上跟宋道别也很简单,一句拜拜,头也不回;宋说注意安全,一句我知道了,刚要转身就直接上了车。
8点整,我们从下沙上高速,按照约定我们是1号车,其实也没贴标识;西雅图他们从南庄兜上高速,按照约定他们是2号车,从微信语音里听得出来,2号车上很热闹。瑶瑶一直开着扬声器播放2号车上传来的声音,都听到了他们车里播放的李宗盛的老歌《山丘》,也是很巧我们播放的是杨宗纬的《越过山丘》。
各位各位,按照石头规划的行程,第一站是湖北荆州,距离杭州约970km,导航显示10小时左右。瑶瑶乐此不疲:荆州不游玩,只落脚休息,晚上炸鸡啤酒大排档。奔跑吧,兄弟!

故事就是这个样子,何静让我记录,我再回忆一遍,内心是五味杂陈。把着方向盘,开完了全程,见证了所有的瞬间;开车的时候,她们闹、她们笑、她们在车里睡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在路上的风景,我就像是个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
闹了一上午,在界子墩服务区吃了个中饭,小憩了一会儿,只是到现在也没整明白的是界子墩服务区的”天降金门”的用意。2号车,李威开了一上午,下午米西接盘。1号车,石头继续。上路没多久,何静和瑶瑶相继睡去。看着副驾驶椅上的何静,浅灰素色连衣裙,内衬白T,上面盖了一件蓝色防晒衣,太阳光透过前档风玻璃照在防晒衣上,头侧向我这一边,想起了临行前一天她到我家的情形。

石头,下楼,接我。何静的微信语音。
我记得下楼看到GLK后备箱里,2个大包和一个小包,何静小心翼翼的背上了那个耐克旅行小包,剩下的两个大包我扛上了楼。刚进门,还没等我说什么。何静就一屁股做到沙发上,对着两大包的行李说:石头,你看看,还差什么。
清单是我给的,采购是两个人一起进行的,还能差什么。我心想,就是对耐克旅行包非常感兴趣。何静也看出了我的意思,说:今天,我过来,就是想两个人推心置腹。
我立马伸手示意,起身说:稍等。立即从酒柜里拿了仅有的两只霞多丽杯,其实我也忘记了,可能是勃垦第杯,反正是矮冬瓜杯;翻了半天,开了一瓶上次超市捞的长城红葡萄酒。倒上后,拿给何静,示意说:开始吧。坐到了何静对面的懒人沙发椅上。
何静看看我,举起酒杯,看看酒,抿了一口。顺手将酒杯递给我,叫我放到沙发边的双层叶子型茶几上,是的,我的这些家当都是乔司的宜家买的。何静打开了她的耐克旅行包,一个盒子比较特殊。盒子外面全橙色的,盖子的右下方粘有一朵纸花,花朵黄色,叶子和茎黑色,显得很精致。何静说这是她自己设计的盒子,这个花叫黄菊花,盒子里放的是Lemon系列香水,还有一个显得很精致的小金属仪器,就是用来实施记忆分子删除手术的简易工具。当时,我是懵的。我不知道何静会把我怎么样。何静问我,有没有咖啡。刚好,表弟给我从巴厘岛带了两包,找了一包递给她。何静一口喝完红酒,没有换杯,直接冲泡了咖啡。没有放糖,苦味四溢,还特地剑指到我鼻子边让我闻了一下,她不停的晃动着咖啡。慢慢回到沙发边,像醒红酒一样醒着咖啡,时不时举到鼻子边闻一下,何静一直看着我,眼眶湿润了。
没想到,她红着眼眶,噗呲笑出了声,说:都说酒呛眼睛,你这巴厘岛咖啡也呛的厉害。
当时,就觉得一股红酒劲从脑门窜过,被何静的突如其来搞笑到,酒直接呛到了鼻孔,哭笑着咳到脸红。果然是不甚酒力,正恢复着。何静近乎从未有过的温柔,在我耳边说:石头,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一直的陪伴。
我是还没缓过来,边呛着边答复到:怎么?突然…
还没等我接上话,何静一把温柔,投入到我怀中。我记得当时我的脑筋是快要爆裂了,何静轻轻的抽搐着,从未有过的两个人的距离,披肩的长发,柔软的散落在我的小臂上,我把酒杯放到了茶几上,紧紧的抱住了何静。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玩笔仙。那天晚上,何静的部分和我的部分,两个人相互回忆,才记录到下面这个样子。

我记忆到的部分。
一阵前所未有的你颂赞我颂赞后,何静侧身打开了她的盒子,里面堆满了各个色号的口红,眼花缭乱,原来以为是里面有什么机关,因为这显然不是那个黄菊花盒子。只见何静抹了把鼻子,傻乎乎的跟我说:唯有口红与你不可辜负。是你让我的生活有了色彩。
幸福还是来的太突然,何静,说实在跟我认识已经有5年了,当时,我也刚分手,两个人是在南山路的爵士吧偶遇的。那年春节我过得很糟糕,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就一个人来到爵士吧散心。刚好遇到一个日本老男人,叫山本,当时是我跟他有闲聊了几句。山本说是松下外派到杭州的,在杭州已经有10年了。没几句,山本转身去搭讪何静,当时也不认识,显然何静很不爽的样子。而我,成功的英雄救美。后来多次遭到何静的逼问是否是刻意安排。我对着天发誓,我有跟日本同事三井拓也一起想去设计这么泡妹子,但是跟何静相遇那天,绝对是上天的安排,而且那天碰到的山本,之前压根不认识。可能是也没想会深交,两个人聊的莫名的投入。那天没有互留手机号,但加了彼此的微信。之后,只要有事就微信聊天,这么一聊,聊了5年。互留手机号,也是加微信2年后的事情了,好几次没及时联络到,何静急了,就直接把手机号甩了过来,命令式的让我存好,不许丢,然后打回去。就在那一刻,我就决定要把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何静。直到4年后的今天,何静跟我说,是我一直在给她的生活上色。何静说,她攒够了52支口红,想要一次特别的旅行。一支口红代表10份感动,520份感动,才换来我对何静追求的答案。而,此次西藏之旅居然是如此这般有仪式感。
何静这才打开黄菊花的盒子,说:这次去西藏我带了L系列的3个样本和一个手术仪器。上次跟你说的,在我爸实验室摔碎的Lemon香水是还没有正式命名的,这个黄菊花是我对我妈的记忆,小时候经常口腔溃疡,我妈就泡黄菊花,3~5朵菊花,用开水反复冲泡,从早到晚喝一天,晚上把菊花一并吃掉睡觉,第二天我的口腔溃疡就好了。算了,不提我妈了。这3个样本,是Lemon-5、Lemon-6和Lemon-7。Lemon-1到Lemon-4的样本,现在基本不弄了,毕竟现在还没办法很好的去实施控制。而这3个样本是我反复论证,具有掌控力的产品,但是都没有批量生产,目前都只能经我手才可以出样。
我是很期待的,今天惊喜太多,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红酒杯,一口喝完。想起了小时候在葡萄架下玩笔仙,也是这般神神秘秘。
情绪很不错,何静打开L-5,催情女人的香水,味道很特别,我都感觉到了一阵酥软;L-6催情男人款,L-7记忆删除催眠香水,被何静一一打开,何静一并拿起,转移到了餐桌前的吧台,我也跟着起身,走到吧台的对侧,看着何静演示。我也跟着何静的引导,一一闻了香水,只是觉得香水的味道都差不多,然后我跟何静也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那种不可控制的情绪。何静说,这就是她可控的部分。我清醒的记得,后来何静跟我的缠绵,那翻云覆雨,所有的细节。只是不知道,且深刻怀疑,到底是漏了哪一部分记忆。

何静给我补充的部分。
何静说,那是她这一辈子来最踏实的一个晚上。30年来,一整个晚上没睡看着我,跟在实验室一样,有用不完的精力,用她的话说,不可思议到可以看我一整个晚上。打开L香水前,何静提醒说泡了一杯咖啡。后来,我才知道,就是这杯咖啡,把原本L系列香水拥有的魔力都抵消掉了。何静说,这么做,就是要把最真实的她献给我。营造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我彻底放松,而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梦一样,心甘情愿的当了何静的俘虏。何静说,当她知道我找了瑶瑶一起去西藏时,就也觉得这是上天最好的搭车安排。因为瑶瑶是个摄影师,而这趟旅行的意义,就会变得更加圆满。何静跟我说,那天晚上还讲了她的上半生,但我完全没记忆。何静说她的遭遇跟西雅图的女儿差不多,也是妈妈出轨、离婚,有过绝望,但是她比西雅图的女儿好多了,因为她爸和她爸的同事对她关怀备至,并不是像西雅图一时冲动,将女儿的日记晒到了网上。虽然没有经历那般的撕心裂肺,但是她也很懂西雅图女儿。所以才主动联系了西雅图,并给西雅图女儿做了记忆删除手术。何静人生第一台手术,一直跟踪了6年,6年来,从报告看,西雅图女儿对那份疼痛的记忆,在生活中已经找不到丝毫受此影响的痕迹,所以西雅图一直把何静当恩人。虽然也曾示爱,但被何静明确拒绝。在何静的30年生涯中,特别是到杭州的这6年,被无数人表白示爱;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也有比她小的。何静一直在努力寻找为什么她妈离开她爸的原因,但是她妈在跟她爸离婚没2个月,就在公安小区的房子里过世了,何静没办法直接问她妈了。而这个消息,对何静来说也是上初中后才知道的。她爸一直瞒着她。何静说,她想给那些有痛苦记忆的人一点帮助,她跟她妈之间有一个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原来何静一整晚看着我,讲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