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还记得上上上次去普陀山
因为当时情绪正好比较低落,烧香拜佛
在回来的轮渡船上,遇到两个和尚
船摇摇晃晃,人神情恍惚
和尚一个佛手,我回了礼,点了个头哈了个腰

但没想,和尚就开始接上话了:
施主与佛有缘,手上佛珠赠与你,以结佛缘。

我推诿了一下,他便知道了我的心思:
施主,不要钱。不要误会。

聊了几句后,和尚抓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说:
施主有佛缘,今天贫僧就赠你几句话…

到这里的时候,关键是手怎么都不松开,心想钱是逃不掉了,
好吧,付出一点代价,换几句鸡汤吧
现在回想,都是太善良(其实就是傻)导致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记得了,剩下12个字:借梯登高,浇花浇根,交友交心

这种属于小儿科,级别略低。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知友写到,
有一和尚,经常组织讲经,往太师椅上一坐,浑身抽搐,表演“神佛”上身
看他表演了几次之后,知友问他:你这不是胡闹吗?
“弱水三千,贫僧我只取一瓢饮。”
说完这句非常牛逼的话之后,他又说:“100个人里有98个认为我是胡闹,剩下2个信了的,把身家性命都能交给我。”

这是一种包装比较华丽的行骗,级别略高,但也容易遭打。
知友说他还认识一个和尚,说有一次,知友陪他在庙里散步,
迎面走来一个人,仪态穿着都很上档次,一看非富即贵,老和尚和他打个照面,张口说:“哦?你又来了?”
那人大吃一惊,“师父,我10年前是来见过您一次,您竟然还记得?”
老和尚淡淡一笑,“走,喝茶去。”——到屋里坐一会儿,临走留下个大红包,“师父,我以后经常来、年年来!”
可事情并不这么简单!等陪老和尚散步的次数多了,我发现,只要在庙里遇见“上档次”的人(这一点实在太容易识别了),他都会使出这一必杀技“哦?你又来了?”——可能性只有两种:
1、对方真的来过!那么接下来必然就是:师父厉害!看一眼就记起我来了!
2、对方没有来过!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但凡到庙里去的人,多少已经准备好要搞点迷信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来过,可老和尚看我一眼,就说我来过!这是何等的佛缘!包含了多少的福报!”
“哦?你又来了?”5个字,老和尚使得滚瓜烂熟、出神入化!我所见者,只要被这一招击中,无一逃脱、悉数KO!

这种级别非常高,相当于是陪喝陪聊,但你感觉不出拘束;给红包的时候,还怀有感恩;
相比我遇到的卖佛珠赠鸡汤的,是该思考了…

只想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楽にしよう~

那我会痛的

嘟嘟有个好朋友叫盼盼,两个人一个幼儿园
盼盼爸爸,由于功勋卓著,老板借了辆二手丰田给他过渡
今天早上,盼盼爸爸送盼盼去学校,顺带捎上嘟嘟

然后妈妈就在跟我聊这件事情,说:
“今天,我就把嘟嘟扔车上就好了。”
话音刚落,嘟嘟在沙发那头冒出一句话:
“扔上去,那我会痛的。”

哈哈哈,你开心的样子,无敌了。
嘟嘟

突然很好玩

昨天6/1,嘟嘟跳了个《蜗牛的梦想》的舞蹈
放张舞台照,两个小人中离我们近的那个人,挺感动
蜗牛的梦想

好久好久没有进这种剧场式的场地
久违的感觉,小家伙声情并茂,蜗牛的嬉笑、舞步的快慢,似乎演绎出了蜗牛的坚持
看得出来,嘟嘟是喜欢舞蹈;至少现在是。这一点从她明确告诉我,我不要认字起开始相信。
但是,总是要玩我手机里的悟空认字…… 对,这是游戏。

人生如戏,也如游戏。
游刃有余时,便是掌握游戏规则,从容人生的时候
我的小宝贝,愿你健康、快乐成长。
拥有蜗牛的梦想,突破爸妈的局限,走出属于自己的那一条道路。

樱桃小班马上就要结束,麻麻这一学年,辛苦了
每天,不论风雨日晒,经历了四季
坚持送嘟嘟上学,嘟嘟你要记得这一份辛苦

今天,粑粑送你上学~你乖乖的自己吃完了馒头
麻麻去启源排队取号,为的是,能结束这种不必要的辛苦
明天,就要去递交报名资料,突然就感到好紧张,又感觉很好玩
特开此贴,祈祷16号能接到启源打来的录取电话。

3’2’1,笑~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