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已经是夕阳产业

昨天月礼,领导上台讲工资普涨,略显苍白
产量压力、盈利压力、厂房租金压力,产线人工成本压力,特么在保税区还搞这么多压力,放到区外,这不都被直接碾压死? 然后,上期正好完成目标,下期任重道远。Balabala
好吧,毕竟已经是夕阳产业。
谁还整天抱着笔记本电脑?反正我们也拿不到水果的订单,联想的也是越来越少…总之已经没有未来。投影仪的需求要再上升,也基本困难,且无利可图。
所以去年,我们成了中国心。白电业务中,我们也是鸡肋。于是美的指示,开拓国内市场。拉倒吧,我们的成本会让客户吓尿的。重点是,也不见得,我们工人收入有碾压同行业水平。

这绝对不是一个加工厂能左右的趋势;就像现在的大日本,有智能机器人的机械精度,却没有人工智能的思维角度,云计算、大数据,日本似乎落后了一个时代。家电业务也被美的、格力、海尔取而代之。

“领导,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好好学习,抱团出局。”

如果你有一个樊胜美一样的”妈妈”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欢乐颂2》,讨论剧中的人物,立场、性格、教育背景、家庭背景,因为都不一样,折射到了现实中的大部分人。

由于自己身在工厂,所以对剧中靠制造业拼生活的王柏川,有多一点的观察。王柏川跟工厂的打交道,就感觉编剧应该是没深入到过工厂实地,没有工厂生活经验的?欢乐颂1的时候,王柏川是在上海租了办公室,应该是贸易经营,为了面子租了宝马;到了2的时候,直接跟工厂的工人对接?从对接的人员上来看,像是自己外协的手下,外协老板or管理层不在,自己跟线盯着样品。所以工厂不是王柏川的。

一个非技术出身的创业者,而且也没什么人脉资源,且如若不是为了樊胜美的房子都愿意放弃曲筱绡订单,甚至不会特意跑去安迪那边求搭包奕凡这条线的这样一个男人,他喜欢上了樊胜美。他付出的很多,他自己看不到,而他妈妈看到了,所以他妈妈专程跑过去跟樊胜美说,请离开。
终于写到妈妈了,王柏川的妈妈是一个正常的妈妈,护犊心切,婚姻生活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且不多做评论。同样是妈妈的樊胜美的妈妈,是一个正常的妈妈吗?如果你有一个樊胜美一样的妈妈,作为子女,你会怎么办?

樊母自己认为自己是正常的。儿子出事了,出手相救,孙子自己来带,老伴也自己照顾,只要还做得动,就竭尽全力。实在周全不过来了,找女儿救援,如此循环。整个家在她的”努力”下,运转着。但是只要一卡壳,肯定是儿子这边出问题,然后就打电话给樊胜美哭诉求援。樊母每次哭诉的时候,全然不顾及樊胜美的感受,就是打钱打钱打钱,如吸血鬼一般。这样的一个母亲,对樊胜美而言,是不正常的。那么对樊胜美的哥哥来说呢?这样的一个母亲是一个正常的母亲吗?出事了尽全力兜底,没实力至少心力也会全出的母亲,跟王柏川的母亲是一样一样的。

这样说来,只能怪樊胜美自己不幸?其实樊胜美跟樊母一样一样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樊母像吸血鬼一样从樊胜美身上吸血,大家看剧看到咬牙切齿。樊胜美抓了根稻草,就是王柏川。樊胜美不顾及王柏川感受,用所谓的爱情套牢王柏川,自己都无能为力的事情去要求王柏川给答案,搞砸事情了甩锅给王柏川,表面支持王柏川,出了事情全然不顾就破口骂王柏川为什么从来不在她身边。你作何感想?

是的,家庭的悲剧线,从现在更新的剧集看,暂时还没有答案,但总要有个终结。无限循环只会连累更多的人,该承担的家庭责任承担起来,该扛住的道德论战扛起来,上一辈还不清的,就不能再留给下一辈了。

突然,轻松了许多。

秋山木工

匠人精神

秋山木工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家具厂家,“秋山木工”的订制家具常见于日本宫内厅、迎宾馆、国会议事堂、知名大饭店等。由于重视人才品格的独特工匠培养制度,在业界及海内外受到瞩目;
“三十条”匠人须知传达真正的“匠人精神”——所谓“执着”,就是对事情“不放弃”;所谓“不放弃”,也是一种“思想的深度”,从而淬炼心性,养成自己,唤醒每个人的一流精神。

4/30上虞之行

再三确认、预约,再确认、再预约…
终于在黄金周中成行。

一个是毛利吓死人的私企老总
两个是薄利精细到吓死人的日企老总
机缘巧合,碰到了一起。

一个人,碰到了些棘手的问题,机器稼动率低,人员浪费严重
两个人,听完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十分感动。
各种可能性在交谈中延伸,而目前能做的就是多多交流。

Vansen的发展,5年内必须彻底执行标准化的管理。
现在有利润,有市场,然而信息的不对称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内部的浪费必将会阻碍企业持久稳定的发展
我定义的时间是5年,仅以此文作为证据

感谢フジタ先生、トテノ先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PS:当天再次感受了下女儿红酒厂,
作为绍兴黄酒的四大品牌之一(其他三个应该是会稽山、塔牌、古越龙山)
作为一个百年酒厂,有太多动人的故事了
感谢陈经理的耐心介绍,收获良多,新厂老厂下面的地下管道,厉害了~

PS2:跟嘟嘟说,这是葡萄小时候~~
葡萄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