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熟

你要了你看得到的部分,报了个价,却也没带走
我给了我全部能给的,有的没的,能给你的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无论走过多少年,经历过多少事,
一个普通人诠释的爱情,却也只能用他最普通的方式
付出的收不回,收不回的也已经成流水,随风而逝

那个熬夜成魔的站长
那个练摊收假钞的雄心创业者
那个整天冬眠在OL身边的喝咖啡的男人
那个像是要疯了一样在老桥头上看着你离去的泪人

那些已经成背影,黑暗中的背影,淹没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打开灯,感谢那些日子,好的、不好的日子,有你经过

PASS!PASS!!PASS!!!

不成熟多好
成熟了,就被吃掉了

粑粑是笨蛋

麻麻:为什么要说粑粑是笨蛋?
嘟嘟:因为生气。
麻麻:那粑粑为什么会生气?
嘟嘟:因为嘟嘟不好好吃饭。
麻麻:你觉得粑粑麻麻爱你吗?
嘟嘟:不爱。
麻麻:为什么粑粑麻麻不爱你?
嘟嘟:因为我表现不好。

粑粑麻麻爱你,正是因为爱你,所以你不好好吃饭,才会生气。
所以,粑粑要当坏蛋,也要当你说的笨蛋,并且惩罚你到中饭前不准吃任何东西。
でもさあ~中午,也好想就在你身边,给你做一个排骨菜饭,看你吃的津津有味。

你的快乐,我们毕生的追求。
再写下去就要触及我的知识盲区了,撂笔。

过年,温暖的故事

知乎上,一个知友的故事。

作者:北邙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140460/answer/14346218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老家是苏北一个破落小县城,每次回爷爷奶奶家来过年的时候,家里是一没电脑二没wifi,想要更文的时候只能去门口网吧。
其实这还是蛮尴尬的,毕竟网吧那种地方,烟雾缭绕,一个个都是红着眼睛扣着脚,打着dnf和撸啊撸的。我一个人坐在那,打开word文档开始写小说……总觉得周围的人看我眼神就像看傻逼一样。
昨天晚上去的时候,身边有一排小学生兴奋地打着游戏。一个个带着塑料眼镜,我去的时候,还有一孩子骂骂咧咧地站起来,往柜台拍十块钱,奶声奶气地喊着“一板娃哈哈,四包干脆面”。
我反正是忍不住笑了。
老家这儿管的松,过年都是赚小孩压岁钱,估计都习惯了网吧是小学生的天下,那老板也很淡定,若无其事地收下钱,把娃哈哈和干脆面塞了过去。
我坐在他们旁边,开机准备写东西。
等着开机无聊,我就转过头去看他们玩什么,结果一排四个小孩,三个打撸啊撸,一个挂着qq在哪,然后…………低头写作业。
???
在网吧写作业??
那小孩起码心理素质比我强,奋笔疾书,旁若无人,他那三个同伴好像也习惯了,排着键盘骂着傻逼,还抽空转过头帮他把吸管插上,干脆面揉碎。
我觉得特别好玩,就一直悄悄注意着他们。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那小孩的qq终于响了,来了一个视频申请。
其它几个小孩看到,游戏也不玩了,开始凑过去起哄。我就侧着身子看他们闹。
视频里面是个小女孩,带着耳机听不见她说什么,背景应该是在家里。就听那个小男孩赶紧解释:
“我不是来网吧玩的,我妈不给我一边写作业一边用电脑,我只能跟他们来这面。”
其他三个就嬉皮笑脸地在旁边嚷嚷,说什么作证这是男孩第一次来网吧,那男孩脸上越来越红。
那女孩估计是问他们怎么能瞒着家长来网吧的,其中有个男生就拍着小男孩,说:“跟我妈说跟他出来玩,我妈就放心了哎。”
我琢磨出来了。
估计是这个小男孩是好学生,剩下三个是爱玩的。
小男孩得来网吧跟这个小女孩视频,但是没来过没经验;这三个想来网吧玩,可是家长不允许,于是一拍即合,小男孩帮他们骗过家长,他们带着小男孩进网吧。
闹了一会,那几个又坐回去,开始打自己的游戏。
小男孩拿起作业,一题一题地开始给小女孩答案和讲解。
网吧里还是烟雾缭绕,可是这个小男生啊,眉目干净,眼神专注,穿着蓬松的蓝色羽绒服,举着作业本,无比认真地对着屏幕一道道讲起了题目,偶尔无意识地吸一口娃哈哈,冲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突然觉得真好啊。
要是小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朋友就好了。
我一定打电话,“报告老师,谁谁谁和谁谁谁抄作业。”
( ´▽`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