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做好了准备?

我很明确,去西藏。不是去度假,这也不是一般的旅行,这是杀向未知,感知神经一直被无畏和冲动麻痹,其实真冲上去的时候,也怕中弹,不是吗?但,这绝不是无知。

旅行,真的能改变自己吗?旅行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就像现在的318,已经不是以前荒无人烟的318,而是商业、配套日趋完善的景观大道。那么,那么多人去那些被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商品充斥和点缀起来的商业街道,真的能找到自己,从而改变自己吗?
寻找自己,改变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个人叫旅行,两个人就叫旅游了吧。所以,我是去自驾游,不能冠上旅行的台头,畅销书架上放的也都是旅游的攻略和团队的策划,不是旅行的意义。

小朋友回老家,遭遇了同样的问题,就是蚊虫多,咬了就痛痒难忍。与此同时,大人也会跟着烦躁,试想深夜困得不行时,被可恶的蚊子活活咬醒,还要照顾痛痒难忍的小朋友;白天想再睡会儿时,结果农村里大家都起得早,吵得不行。于是,小朋友就会跟大人说,我不想回老家。可是,我们从城市出发去西藏,一路上何止是蚊虫的骚扰;看惯了灯红酒绿,适应的了荒无人烟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书还没读到万卷,这万里的路,走的完吗?那些个路上的真真切切,感受的过来吗?如果因为塌方,一顿饭没吃上,会扛得牢吗?进藏后都是四川人开的饭馆,不吃辣,连续的不合口味,挺得住吗?万一高反,伤风感冒,这天寒地冻、日晒雨淋的,坚持得住吗?到了318,找不到外婆家,没有热水器和空调,没有沙发和席梦思,真的可以吗?真的做好了准备吗?

可是的可是,重点的重点,身未动,心已远。
即便人有脆弱,但也还是要先遵从内心,再解决问题,不是吗?
我很明确,打算一场遭遇战。我命令,向我开炮!

那些画面,那么无邪

好久没有做梦,昨天居然破天荒做了个梦。
跑酷去挑战了一座悬崖,峭壁陡峭,但没有丝毫的慌张;从容的在石缝间腾空跃起、借力再往上攀爬,以至于到后来不知道是在攀岩还是在跑酷,总之挺酷;闹钟一响,淡定的以为是终点的哨声,无视、划掉(手机闹铃),再继续挑战。天衣无缝的在梦境和现实穿插,突然面前90度峭峭壁出现,脚底一下子厚重得很,手也突然没了可以抓取的地方,没有突出的石头,没有树枝丫,甚至没有杂草,无限无限滑的峭峭壁,脑袋越来越大…
”亲爱的,8点了”
……
静止3秒,血液瞬间集聚大脑,飞一般起床洗脸刷牙,要迟到了…

如果,我是刺了花臂在攀岩,是不是在树枝摇曳的阳光中,会更迷人?
如果,我是刺了猛虎下山在跑酷,是不是在山涧哗哗的小溪中,会土到掉渣啊…因为有尊严的人,会笔着茶壶姿势向我怒吼“尼玛逼的来咬我啊”…

那些画面,那么无邪。
有的时候,没有照片的画面,比照片本身唯美;
我想起了那天在夕阳下的奔跑,和谁一起,感叹逝去的青春。

怎能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楼子的二宝,细菌感染,败血症,到杭州来治病
住院将近一个礼拜,也没听他自己说起,看朋友圈才知道
跟阿奸约了个时间,一同前往

到医院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异常活跃,恢复的差不多了,
只是经不住阿奸的眼神交汇,不是害羞,而是直接被吓哭
想想,只要小家伙好,自然大人们的精神状态也就好了
于是,就顺便成了我们三人的同学聚会

滨江算我的大本营,没有搬到下沙的话,儿童医院离我家就5分钟车程
于是,我就负责找吃的;在医院陪床的人,要补补,很辛苦
到诺基亚西门子那边的外婆家,新婚后跟奶奶和外婆也在那边吃过一次

大学时,三人一个寝室,但是我们没有忆往昔,峥嵘岁月
话唠楼子讲他的800人保险团队,阿奸讲他的新团队和游戏,时而提起阿刚
我是很好的观众和听众,负责记录和分享这些故事,待到有一天,讲给女儿听
这也是我开这个站的初衷和原因吧,记录和分享,不失色的还原那一个一个镜头

外婆家吃到东倒西歪,没喝酒,傻逼们吃冰沙
外婆家-同学集会

吃完饭,本来推荐他们我的御用盲人推拿店,结果各种日月风情,一定要到有姑娘的足浴店
足浴-同学聚会

吃饭的时候,聊工作
足浴的时候,聊家庭

阿奸和我,至少现在看来都是希望在杭州呆下去
大家都没有想到,大学里整天泡在网吧和坐在电脑前压片的我,居然现在要用日语吃饭
为了表明我的日语很牛逼,阿奸说“冈村宁次”用日语怎么说
我说:“岗村-OKAMURA,宁次-NEIJI。”说完一阵欢呼
今天一查百度,不对呀,宁次居读YASUJI,(#‵′)靠

楼子一直哔哔十几年了,时间一晃真快
阿奸也就回忆了下从业的经历—
“石头,这还是你带我进入这个行业的呢。05年,客服,topzj,天亮给200一个月,大学时觉得挺好,烟钱有了。后来变更500,800,07年毕业后变1200,觉得也还行,回出租房还可以看小说;后来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不行了,天亮就再加了一点,到4000左右。再后来,就是有人来挖,说你现在工资多少,到北京来,包吃住,1万…”
巴拉巴拉一路辛酸,相信你投资的那3%,会让你在明年有房又有车的。
毕竟摸爬滚打,在这个行业,已然在顶端,就该有顶端该有的生活了。
但是行业真的也算是苦,有了失眠的毛病
于是就问楼子这个保险保什么,那个保险保什么,保多少,万一呢……

楼子个货,结婚生孩子不办酒,说是怕动静太大,惊扰了村里的上层,
只要等到办酒时,楼房就可以分好几幢了,那时的红包,我们又该包多少呢?
原来卖奶粉,因为不卖身,所以小白脸投身了保险事业
现在已经是某500强保险企业的部门经理,手下800多号兄弟姐们,唾沫横飞的说,今年目标破千
心想,这个堂口,怎么滴也是一股力量,一支队伍,得好好干,待到良时揭竿而起
(哈哈,楼子,字打着打着感觉变了味,不能说你唾沫横飞的说,你是淡淡然抽着烟,吐了这些不轻不重的话)

家庭的事,就不写在这里了。只是想说,任何人多少成功,多少不容易,都跟自身有关。
然后,再怎么成功,直白点说,再怎么有钱,再怎么拼命也不能没了健康。
楼子二宝,生个病,楼子跟他老婆还有丈母娘陪床,出行队伍之庞大,所耗费的精力,可想而知

进入游戏行业,为了什么
投身保险事业,为了什么
而我的浑浑噩噩,又是为了什么

怎能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这菊花真是太绝了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怎么看待“身材都无法控制,还如何控制自己的人生”
我当时就觉得,这菊花真是太绝了。

难道你们忘了GIM JEONG EUN了吗?东半球如此合法的存在。
jinzhengen

 

 

 

 

 

哦,我喜欢正恩的花臂。

再者,敢说这话的人,想过瘦子的感受吗?
作为瘦子的我们也是控制不了身材,想胖点都胖不起来,我们的人生是不是也完了?
你们太无聊了。

有个知友的回答,让我直接想到了,这首歌有木有给你快乐~~
TA是这么说的:你能让你的小丁丁左一下右一下吗?我喊一声硬你就马上硬,我说软你就立刻软,做不到?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掌控,还怎么掌控你的人生?

是啊,怎么看待一个问题,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点也会不一样
即针对那一部分人,那一些事情,肯定是有其道理的,不然也不会被拿出来讨论
就像我们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和死亡谁先到来,这都还是得从自我的角度出发
PS:突然就想起了高中时候的辩论大赛,想起辩论队的徐凯、何平,想起杨老师…突然也想起了计算机房练打字的情景,智能ABC……

上个月主持人培训时,徐老师说的控制的体态,也并不是高矮胖瘦的问题,
而是基于本身自然条件的基础上的仪容仪态,侧重的是精神面,即展现积极的状态。

身材和人生,没有必然的因果;而此文也与菊花无关。真是太绝了。

让我们结伴而行


离去西藏还有45天,从开始正式决定去到今天为止,犹豫、纠结不断,家人、朋友的劝告,网络中各种游记的鼓吹,还有自己内心的挣扎,反反复复,而这个反复的过程,让我更加肯定了是要去的。
就像是安排好的,读了那么多剧本,深知这是一场惊险、刺激、未知的旅行。

NAO,导演是个叫命运的人。

蚂蜂窝一直未被开启,今天正式在蚂蜂窝上发起结伴。想了想,还是再搭一辆车,这样可以相互照应,万一对方陷个泥潭,途途还可以去拉它一把。自己这台,显然已经4个人了,加之行李和各种应急物品,也满满当当了。之前在知乎、19楼和微博上也哔哔过,有2位女生现在需要求搭车,所以这个时候发起一个结伴是很有必要的。北京还有个哥们儿说是在四川碰头一起进藏。

此次西藏自驾,也是为了积攒经验。为了下一次能够带上eva,走更远,看更多。
想想就更坚定了,哥儿们,如果你也正好是这个档期,请加我微信(chenyiping031),相互加油打气吧。

buzuo

日本学生在清迈机场的照片…

日本学生在清迈机场的照片火遍全世界,相信你也会得到些反思
ribenxuesheng

这一幕发生在泰国的清迈机场,
一群日本孩子们在机场候机的时候,
没有玩手机,没有上蹿下跳,
而是一人一本书捧在手里。
少年强,则国强。从下一代人的身上能够看到一个国家的未来,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日本人有多重视教育,从这些孩子们身上就可以看出来。日本孩子走出国门,是怎样的形象,从这组照片也可以显而易见。
我们一直在说,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在日本小学生一个月的读书量的调查里,
基本上都做到了1~4本的读书本数。
在电子设备日益发达的今天,
很多孩子的童年被手机、ipad、电脑填充。
就连我们成年人,
又有多久没能静心读一本书了呢?
具体原文,请参阅链接:http://news.gmw.cn/2016-06/30/content_20770105.htm

这就像是一面镜子,我们的教育之路还很长很长
嘟嘟,愿你喜欢读书,喜欢画画,喜欢歌唱,用自己的心灵描绘属于你自己的人生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