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一句话

fangshi

“喜欢就是放肆,爱是克制。”
今天跟朋友聊天,想起韩寒的一句话。

最近忙着弄一个新站,白天已经是一整天坐着,晚上还要一晚上坐着,不知道身体会不会出现状况。
其实不下雨,今天还是可以去尝试钓鱼1个小时玩玩,节奏越快越有快感。

我的这种状态,所以是喜欢,还是爱?
而你的状态,又是哪一种?

不要怕来不及,万事开头难。做喜欢的事情,就会充满爱。
但放肆和克制,会让人头疼。

都是情感动物

qinggan

–你加了吗?
–我加了。但是不多。
–不多也是加,总比没加好。

每年2次的调薪,总还是会牵动很多老员工的心
不是普调,就会出现有加和没加的群体,
没加的,说明你工作没有得到认可,没有成绩,没有业务上的突出表现,
没有在情感上得到上司的认同,没有让上司认为你不出错不添乱的工作就是好的表现,
然而事实上,不出错不添乱都是本职,不是吗?
加班不够,表现欲望不足,对工作热情不高,直接导致了原地踏步。
眼看着后生,勇猛的冲杀,自己却表现的荣辱不惊,无所畏惧。那都是假象,静下来,其实是会焦虑的。
工作这么些年,每每当小有成绩的人,在你面前提起几年前多少多少惨,解决不了温饱、生活捉襟见肘时,就想到自己该是有多少不努力。
去年的5月,优机菜圃开张,多少豪情,在短短一个半月内被见证不可取,租金和人力成本在盈利面上只能达成平衡,白忙活就违背了经营的初衷,每个生意人都没有高尚到为人民无偿服务的程度,人民币让我当机立断重新开始,一旦中止就意味着又一次开始原地踏步。
今年的5月,一年间发生了很多让自己看清楚自己的事情,三次大的股灾,虽没惨到断胳膊断腿,平平过的心情,没有波澜实则思绪泛滥。该如何考虑接下来的路?

朋友也会问,接下来几年,怎么打算。
这一年里,少了很多废话,自己能做到的程度远远不及自己所能想到的;
预期总是没有设想的那般美好。都是情感动物,不主动表达,别人怕也是很难了解的。
喜欢一个人,你也得主动告诉TA,才可能有下一步。不说出来,顶多也就是眉目间的妩媚和自我饥渴的遐想。
少了废话后,要更加倾注于倾听和给予关怀,给所有人,给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
谁会没有为难?来自生活、来自工作,各个角落,只要有欢声笑语就会有黯然落泪。
为别人、为自己,嘲笑他人,挖苦自己。难过、心酸,从来就不缺少。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没有一种生活状态是永远快乐的。都是一瞬间,转念即爱,转念成灰。

接下来几年,没有宏伟的蓝图,没有具体可执行的计划,所以得更加积极一点,更加主动一些,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努力的机会。
至于加或者不加,其实主动权也在自己。你说呢

关于爆护的记录

5/1假期的最后一天,安排在了心心念念的小舅的海边养殖场
养殖场主要是以对虾养殖为主,四大家鱼养殖为辅,钓场经营是为辅之中的部分
没有专门的人员来管理,但我对这块市场还是很看好,应该会迫使有人来担当
因为钓场的位置不错,在虾场附近,水质很好,且离工业区和生活区也有一定距离

作为一个初级菜鸟,3个半小时,
32条鲫鱼、2条草鱼、1条鳊鱼,如此战绩,心花怒怒怒放啊

作为严总培养的初级菜鸟,一直把严总的话当口令在玩
假期前就打算去小舅的场子钓着玩玩,看了天气预报,说是2号才会下雨
结果前几天,天晴楞没去钓,因为多晴逢雨易爆护,这是口令

2号下午,达到钓场还是阴天,湿热,泥路上虫子巨多,巨讨厌
附近的大棚虾场,里面的温度足有三十几度,看来是快要阵雨了

小舅还是那样的好,明明自己很忙,外甥来了,找钓点抛饵料(喂虾的)
这样好的小舅舅哪里还能去找第二个?劳动节祝福给你!加油~

钓场是个U型,我的位置在U型的最底中间部分,水不深,估计1米多一点
按照事后跟严总沟通,我这个位置在选择时,最好选择在水深一点的地方
但由于我拿的是3.9M的鲫鱼钓竿,水深一点的大鱼估计也是拉不上来的
没错,被一条大的鲫鱼崩断了一个钓钩,被三条草鱼崩断了3个钓钩,0.8的钩线,它尽力了

以前,对打雷和闪电,总也有点莫名的敬畏
但今天在河边,根本就没把TA放进我的脑袋瓜里,
阵雨很大,也无法我专注于漂的动静,忍不住的牛逼划破天空
豆大雨滴打在水中,漂巍然不动,专注,屏住呼吸,瞬间沉漂…

这一下午乐坏了,空气也不那么闷了,天空都泛出太阳印晚霞才有的光亮
那是一道光,照亮了我胸膛,舒畅。明明开车回去的时候,雨很大,蚕豆一般大。

 

来,看下现场照片吧

持续稳定性

趁着假期,去了宏恩智能

跟表哥和表弟沟通了一番,表哥的再次创业在技术上有了积累, 特别是家中品味和风格跟我是一个套路,Muji,不过他用的一色胡桃木。请了杭州的一家公司整套定制。参考两张,一张餐厅一张客厅,不过都没拍全。


表弟9/25也要婚了,提前祝福。百年修得同船度,下午他们去河姆渡。我回家陪家人逛超市去了。

沟通中,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国内的制造业,精密的产品,要不设备是德国的,零件是日本的,要不就是原材料是荷兰的,核心是奥地利的。宏恩智能在行业内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商业模式不够,源头技术发力疲软,但面对国内浮躁的制造业,以为买几台国外的设备就以为牛逼到不行的,还是领先了三五年。

每个人都有自我的营销模式,或技术过硬,或专业够硬,或者如我,装逼文艺够二。自己所在职公司也在转型中,如果不成功,我们这个夕阳产业就要带着我们集体入坟墓了。但是转型中,遇到极大挑战,比如一个电流感应器,开发了两年,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落地,现地化制造困境重重,模具为了能确保质量,都是日本制造,但是原材料虽然是中铝洛铜,稳定性太差,已经搞坏了不止一套模具。

我们值得骄傲的大规模企业,怕也就只有体格,没精湛的内在技术和持久的产品稳定性,目前国人的性格怕也差不了多少。

当然我们打死也不会承认产品不稳定,因为我们拿不出保证产品稳定的数据,我们有的就是经验丰富的过世的前辈和国外引进的设备。

嘟嘟来了,先到这里。-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