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后会无期

5

西藏,我们来了!!8月23日,杭州出发。
1号车出发,2号车跟进。瑶瑶一大早开心坏了,坐在GLK的后排,拿着手机,开着微信,对着”一路向西”群里不停的叽叽呱呱着,拉近着我们跟西雅图一车人的距离。早上跟宋道别也很简单,一句拜拜,头也不回;宋说注意安全,一句我知道了,刚要转身就直接上了车。
8点整,我们从下沙上高速,按照约定我们是1号车,其实也没贴标识;西雅图他们从南庄兜上高速,按照约定他们是2号车,从微信语音里听得出来,2号车上很热闹。瑶瑶一直开着扬声器播放2号车上传来的声音,都听到了他们车里播放的李宗盛的老歌《山丘》,也是很巧我们播放的是杨宗纬的《越过山丘》。
各位各位,按照石头规划的行程,第一站是湖北荆州,距离杭州约970km,导航显示10小时左右。瑶瑶乐此不疲:荆州不游玩,只落脚休息,晚上炸鸡啤酒大排档。奔跑吧,兄弟!

故事就是这个样子,何静让我记录,我再回忆一遍,内心是五味杂陈。把着方向盘,开完了全程,见证了所有的瞬间;开车的时候,她们闹、她们笑、她们在车里睡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在路上的风景,我就像是个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
闹了一上午,在界子墩服务区吃了个中饭,小憩了一会儿,只是到现在也没整明白的是界子墩服务区的”天降金门”的用意。2号车,李威开了一上午,下午米西接盘。1号车,石头继续。上路没多久,何静和瑶瑶相继睡去。看着副驾驶椅上的何静,浅灰素色连衣裙,内衬白T,上面盖了一件蓝色防晒衣,太阳光透过前档风玻璃照在防晒衣上,头侧向我这一边,想起了临行前一天她到我家的情形。

石头,下楼,接我。何静的微信语音。
我记得下楼看到GLK后备箱里,2个大包和一个小包,何静小心翼翼的背上了那个耐克旅行小包,剩下的两个大包我扛上了楼。刚进门,还没等我说什么。何静就一屁股做到沙发上,对着两大包的行李说:石头,你看看,还差什么。
清单是我给的,采购是两个人一起进行的,还能差什么。我心想,就是对耐克旅行包非常感兴趣。何静也看出了我的意思,说:今天,我过来,就是想两个人推心置腹。
我立马伸手示意,起身说:稍等。立即从酒柜里拿了仅有的两只霞多丽杯,其实我也忘记了,可能是勃垦第杯,反正是矮冬瓜杯;翻了半天,开了一瓶上次超市捞的长城红葡萄酒。倒上后,拿给何静,示意说:开始吧。坐到了何静对面的懒人沙发椅上。
何静看看我,举起酒杯,看看酒,抿了一口。顺手将酒杯递给我,叫我放到沙发边的双层叶子型茶几上,是的,我的这些家当都是乔司的宜家买的。何静打开了她的耐克旅行包,一个盒子比较特殊。盒子外面全橙色的,盖子的右下方粘有一朵纸花,花朵黄色,叶子和茎黑色,显得很精致。何静说这是她自己设计的盒子,这个花叫黄菊花,盒子里放的是Lemon系列香水,还有一个显得很精致的小金属仪器,就是用来实施记忆分子删除手术的简易工具。当时,我是懵的。我不知道何静会把我怎么样。何静问我,有没有咖啡。刚好,表弟给我从巴厘岛带了两包,找了一包递给她。何静一口喝完红酒,没有换杯,直接冲泡了咖啡。没有放糖,苦味四溢,还特地剑指到我鼻子边让我闻了一下,她不停的晃动着咖啡。慢慢回到沙发边,像醒红酒一样醒着咖啡,时不时举到鼻子边闻一下,何静一直看着我,眼眶湿润了。
没想到,她红着眼眶,噗呲笑出了声,说:都说酒呛眼睛,你这巴厘岛咖啡也呛的厉害。
当时,就觉得一股红酒劲从脑门窜过,被何静的突如其来搞笑到,酒直接呛到了鼻孔,哭笑着咳到脸红。果然是不甚酒力,正恢复着。何静近乎从未有过的温柔,在我耳边说:石头,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一直的陪伴。
我是还没缓过来,边呛着边答复到:怎么?突然…
还没等我接上话,何静一把温柔,投入到我怀中。我记得当时我的脑筋是快要爆裂了,何静轻轻的抽搐着,从未有过的两个人的距离,披肩的长发,柔软的散落在我的小臂上,我把酒杯放到了茶几上,紧紧的抱住了何静。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玩笔仙。那天晚上,何静的部分和我的部分,两个人相互回忆,才记录到下面这个样子。

我记忆到的部分。
一阵前所未有的你颂赞我颂赞后,何静侧身打开了她的盒子,里面堆满了各个色号的口红,眼花缭乱,原来以为是里面有什么机关,因为这显然不是那个黄菊花盒子。只见何静抹了把鼻子,傻乎乎的跟我说:唯有口红与你不可辜负。是你让我的生活有了色彩。
幸福还是来的太突然,何静,说实在跟我认识已经有5年了,当时,我也刚分手,两个人是在南山路的爵士吧偶遇的。那年春节我过得很糟糕,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就一个人来到爵士吧散心。刚好遇到一个日本老男人,叫山本,当时是我跟他有闲聊了几句。山本说是松下外派到杭州的,在杭州已经有10年了。没几句,山本转身去搭讪何静,当时也不认识,显然何静很不爽的样子。而我,成功的英雄救美。后来多次遭到何静的逼问是否是刻意安排。我对着天发誓,我有跟日本同事三井拓也一起想去设计这么泡妹子,但是跟何静相遇那天,绝对是上天的安排,而且那天碰到的山本,之前压根不认识。可能是也没想会深交,两个人聊的莫名的投入。那天没有互留手机号,但加了彼此的微信。之后,只要有事就微信聊天,这么一聊,聊了5年。互留手机号,也是加微信2年后的事情了,好几次没及时联络到,何静急了,就直接把手机号甩了过来,命令式的让我存好,不许丢,然后打回去。就在那一刻,我就决定要把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何静。直到4年后的今天,何静跟我说,是我一直在给她的生活上色。何静说,她攒够了52支口红,想要一次特别的旅行。一支口红代表10份感动,520份感动,才换来我对何静追求的答案。而,此次西藏之旅居然是如此这般有仪式感。
何静这才打开黄菊花的盒子,说:这次去西藏我带了L系列的3个样本和一个手术仪器。上次跟你说的,在我爸实验室摔碎的Lemon香水是还没有正式命名的,这个黄菊花是我对我妈的记忆,小时候经常口腔溃疡,我妈就泡黄菊花,3~5朵菊花,用开水反复冲泡,从早到晚喝一天,晚上把菊花一并吃掉睡觉,第二天我的口腔溃疡就好了。算了,不提我妈了。这3个样本,是Lemon-5、Lemon-6和Lemon-7。Lemon-1到Lemon-4的样本,现在基本不弄了,毕竟现在还没办法很好的去实施控制。而这3个样本是我反复论证,具有掌控力的产品,但是都没有批量生产,目前都只能经我手才可以出样。
我是很期待的,今天惊喜太多,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红酒杯,一口喝完。想起了小时候在葡萄架下玩笔仙,也是这般神神秘秘。
情绪很不错,何静打开L-5,催情女人的香水,味道很特别,我都感觉到了一阵酥软;L-6催情男人款,L-7记忆删除催眠香水,被何静一一打开,何静一并拿起,转移到了餐桌前的吧台,我也跟着起身,走到吧台的对侧,看着何静演示。我也跟着何静的引导,一一闻了香水,只是觉得香水的味道都差不多,然后我跟何静也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那种不可控制的情绪。何静说,这就是她可控的部分。我清醒的记得,后来何静跟我的缠绵,那翻云覆雨,所有的细节。只是不知道,且深刻怀疑,到底是漏了哪一部分记忆。

何静给我补充的部分。
何静说,那是她这一辈子来最踏实的一个晚上。30年来,一整个晚上没睡看着我,跟在实验室一样,有用不完的精力,用她的话说,不可思议到可以看我一整个晚上。打开L香水前,何静提醒说泡了一杯咖啡。后来,我才知道,就是这杯咖啡,把原本L系列香水拥有的魔力都抵消掉了。何静说,这么做,就是要把最真实的她献给我。营造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我彻底放松,而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梦一样,心甘情愿的当了何静的俘虏。何静说,当她知道我找了瑶瑶一起去西藏时,就也觉得这是上天最好的搭车安排。因为瑶瑶是个摄影师,而这趟旅行的意义,就会变得更加圆满。何静跟我说,那天晚上还讲了她的上半生,但我完全没记忆。何静说她的遭遇跟西雅图的女儿差不多,也是妈妈出轨、离婚,有过绝望,但是她比西雅图的女儿好多了,因为她爸和她爸的同事对她关怀备至,并不是像西雅图一时冲动,将女儿的日记晒到了网上。虽然没有经历那般的撕心裂肺,但是她也很懂西雅图女儿。所以才主动联系了西雅图,并给西雅图女儿做了记忆删除手术。何静人生第一台手术,一直跟踪了6年,6年来,从报告看,西雅图女儿对那份疼痛的记忆,在生活中已经找不到丝毫受此影响的痕迹,所以西雅图一直把何静当恩人。虽然也曾示爱,但被何静明确拒绝。在何静的30年生涯中,特别是到杭州的这6年,被无数人表白示爱;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也有比她小的。何静一直在努力寻找为什么她妈离开她爸的原因,但是她妈在跟她爸离婚没2个月,就在公安小区的房子里过世了,何静没办法直接问她妈了。而这个消息,对何静来说也是上初中后才知道的。她爸一直瞒着她。何静说,她想给那些有痛苦记忆的人一点帮助,她跟她妈之间有一个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原来何静一整晚看着我,讲了这么多。

4

“一路向西”微信群组建有一段时间了,除了我发行程安排表时,大家热闹了一阵,基本安静。去西藏的时间越来越近,8月16日,离出发还有一周,西雅图在群里@了一条全员的文字微信:@所有人,出来一起聚一下,做个出行总动员,大家一起都还没见过面,正好相互熟悉一下。我们的行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何?
MISS XU第一个响应:西雅图又要请客(呲牙)盛情难却。哪里?要带我们见新女朋友吗?
瑶瑶反应也很热烈:好啊好啊~~(跳跳)(跳跳)(跳跳)
西雅图:@MISS XU,她这段时间去国外玩了。@瑶瑶,你住哪边的?
农药:还是去火辣辣吗?
西雅图:可以,@农药,主要看石头、瑶瑶他们是否方便。
MISS XU:天虹购物中心对面那家?
三娘:对,新塘店。就上次我们去过的。
何静:@西雅图,我跟石头方便的。@瑶瑶,你怎么样?
瑶瑶:我住滨江。你们谁住滨江?一桥附近。
西雅图:我住城西。何静跟石头,城东。MISS XU和李威他们七堡,米西和三娘住东站附近。农药我可以带。瑶瑶你自己过来可以吗?
瑶瑶:西藏都要去了,这点距离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给我个定位。
大家吧啦吧啦的聊着,我看差不多,就问西雅图:@西雅图,时间定一个吧。我到23号,出发的那一天为止,都没有休息日,所以每个晚上基本OK。
何静:我的时间随石头。@西雅图,你定吧。
西雅图:其他几位,怎么说?时间、地点,有无特殊要求?如果没有,就今天晚上,火辣辣。如何?
MISS XU:我跟李威OK。只要西雅图,图总发话,随叫随到。
米西:我ok的,三娘估计要晚点到,她店里没那么早下班,应该是要饭点后了。
三娘:没事,你们先吃。我下班就过去,很近的。
瑶瑶:坚决不拖大家后腿,跟上大部队。几点?
MISS XU:@农药,你呢?
农药:吃饭的场子,一个都不能落。
西雅图:@瑶瑶,六点,火辣辣新塘店。
真是择日不如撞日,这也是真事。”一路向西”群,要么不聊,一聊立马行动分明。何静跟我说,这些细节都需要铺设到记录里去,何静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觉得那天晚上,在车里,何静应该是给我体验了些什么,但是我自己却没有察觉到。也或者说,察觉到了,但那部分记忆分子已经被删除了。

6666包间,何静跟我赶到火辣辣的时候,除了三娘,其他人都到了,并且酒色上脸。走的是之江东路,G20前路面赶工,堵到没脾气,把交通91.8的惊喜躲不开都听完了,才到。何静看到西雅图说:路上太堵。摊了了个手,接着说:怎么还有这么多菜,没动啊!
西雅图忙起身招呼:来来来,何静坐这里,石头旁边。米西,帮忙先把酒倒上,大家走一个。
我坐着何静的车来的,路上何静就说回去我开,于是我挡住了米西的雪花牌啤酒瓶,要了点罐装王老吉。桌上菜品丰富,软硬菜兼顾。椒盐鸭头大部分还在,白灼秋葵我的最爱,可惜吃的差不多了,但是一看就是放了很多辣椒;火辣辣的招牌口水鱼,动的不多,鲜红鲜红很闪耀;铁板虾、铁板黄牛肉,动了七七八八了;霸王鸡,色泽沉暗,辣椒特别夺目;还有一份香辣鱼泡、辣炒花蛤、空心菜,还有几个冷菜… 何静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看到满桌的辣味,顶不住了。就跟西雅图说:这里有不辣的菜吗?我们石头不吃辣。
米西抢话到:衢州菜,一个字,辣;再说,石头不喝酒、不吃辣,怎么去西藏?
瑶瑶说:石头这么瘦,的确不适合吃辣;我看了下瑶瑶,心想辣跟瘦还有关系啊。瑶瑶扎个很随意的马尾,很短,散了充其量也就半盖个颈,一身碎花连衣裙,很清爽,文艺范足足。只听她接着说:话说一路向西,扛得住吗?四川、重庆,辣出名;我听说西藏那边开餐馆的都是四川人、重庆人。
西雅图说:你们先聊,我让服务员再弄几个菜,不要放辣。说完低头跟何静,窃窃私语。
一圆桌人,顺时针方向,依次是西雅图、农药、MISS XU、李威、瑶瑶、瑶瑶的朋友宋,三娘的位置预留、米西、我、何静。
MISS XU说话了:西雅图,女朋友在国外,刚开始撩农药,现在又开始撩何静。
西雅图说:何静是我恩人。除此无瓜葛。
我知道西雅图的故事概要,所以我知道他说的恩人是什么意思。但是大家显然还是有点稀里糊涂,但这个并不影响大家继续打趣聊天。
起身夹起一块口水鱼片放到盘子里,MISS XU 就用筷子点着口水鱼说:石头,我们可先提醒你,西雅图可不是什么好人,单身王老五,资产丰厚,撩妹技术一流。看着点何静。
我刚抿了一口王老吉,连忙停下,说:我跟何静的关系是,没~有~关~系。
众人一听,似懂非懂,都点点头。
李威拿起酒杯,脖子已经通红,说:绝对可靠。这次去西藏很关键。
MISS XU 拍了一下李威。李威一饮而尽。
瑶瑶说:吸引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直让他得不到。何静,这句话,送给你。说完,站起来,一杯干掉。
何静拿起酒杯,将啤酒倒满,杯脚碰了下玻璃转盘,礼貌的说:那你让旁边这位帅哥怎么受得了?还用眼神对了对宋。宋貌似有些许尴尬,干笑了笑。
正在这个时候,闯进一个人,冒冒失失的说:不好意思大家,我来晚了。
三娘,这边。米西第一个起身,招呼这个打扮、长相都十分”洋气”的人。洋气就是好看,我们老家都这么形容。
西雅图摸着肚腩,站起身,托着酒杯,笑容满溢的说:现在人到齐了,酒杯倒满,喝饮料的饮料倒满,我们”一路向西”的成员,正式集合完毕,西行动员,预祝我们凯旋归来。
有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我连忙补充说:预祝我们一路平安。
大家莫名的心有灵犀,几乎异口同声:一路顺风。
三娘进来就很活跃,说:还有这么多好吃的。正说着,不辣的菜都陆续上来了,居然还有一盘秋葵。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何静嘱咐西雅图点的。正所谓,秋葵上桌,全部都有。
三娘边吃边说,全然跟这长相搭不上边,按照李威的意思,米西跟三娘在一起,那就是全靠三娘的长相。90后,美体行业,你自己都不美,谁信你家产品能变美?三娘说:听说,路上很危险的。
危险倒不怕,现在318国道,商业化程度很高的,再说一路有兵站。西雅图接着说到,我们现在两个车,相互也有照应的。我们6个人一辆GL8,石头,何静,瑶瑶,3个人一辆GLK。
对。我赞同了西雅图的说法,接着说到:我们走川藏南线,相对安全。北线人烟稀少,商业化程度不高。南线,一天就能从一个小镇到另一个小镇,只要晚上不开夜路,而且现在的藏民也不像传说中那么野蛮。
三娘接着问:那我们哪里吃,住哪里,哪里停留,哪里玩,都定了没?边问边吃,一刻不停。
我回答道:刚刚跟西雅图,我们大家也商量了一下,毕竟我们是从杭州自驾过去,没人去过,路途不熟悉不说,肯定也没办法提前太久去订当地的酒店和餐馆。万一中间耽搁,不确定因素太多。只能提前一天定第二天的目的地,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订酒店,找吃的地方。
三娘刚又要问的时候,瑶瑶打了个岔:三娘,你的眉毛是你们店里纹的吗?好漂亮。
米西在旁边就说:大致的日程就按照石头在群里发的,石头看的也是攻略,不是导游。
我看看米西,拍拍他肩膀,两个人碰了个杯,说:今天回去后,我会再重新整理下整个日程。在出发的前一天,我会发第二天的行程、出发时间、目的地,中午哪里中饭,晚上哪里留宿。
好。石头,你带路,我们一起跟进。西雅图说到。

九点,聚餐结束。
瑶瑶是他的朋友宋,从滨江送过来的,回去也有宋负责送回去。宋跟我王老吉来回了好几次,弄得我肚子好胀。宋,开一辆朗行的旅行车,倒是符合瑶瑶这个文艺气质女。席间,都是宋主动给瑶瑶倒酒,还有几次夹菜。宋在滨江有一间摄影工作室,很小,创业起步。瑶瑶跟宋也是通过这间工作室认识。瑶瑶单反玩得很溜,19楼上加我的时候,就跟我说,拍照交给她了。
三娘和米西,一个靠脸吃饭的美体行业从业者,跟老板请了长假;一个服装外贸从业者,老板准备G20后外派米西,到外派期间准休假。开一辆GLC,不过今晚停在了火辣辣停车场。住的地方离这里比较近,直接散步回家了。
MISS XU和李威,一个从事财务相关工作,一个混金融界;李威的座驾X1,怎么都觉得不太符合金融大鳄的形象。不过,他的口头禅,倒是符合金融气质,我华尔街的同学、那是银监的规定、几个BP,我们投的一个项目…李威喝酒了,今晚X1也停在了火辣辣停车场。坐着MISS XU的帕萨特走了。两个人,结婚5年了,一直没要孩子,说是孩子麻烦。外来语叫做丁克。
西雅图和农药都喝了酒,叫了代驾。今天的西雅图,略微有领队,长者的风范。组局、埋单,开始不那么讨厌他。他只是何静的客户,何静是他的恩人。这层关系,我没办法左右。我
又何必介意,我这么跟自己说。农药,很洒脱的一个女孩子,单身,90后,跟三娘不一样,微微丰满,不是说胖,不是说不漂亮,双眼皮,大眼睛,烟熏妆,一席黑色丝网裙,指甲油,黑的,啤酒喝的脸红。做销售,但是今晚的聚餐并没有太多话。西雅图很绅士的搀扶着农药,跟我和何静道别后,一起进了他的皇冠后排。
何静和我,我开何静的车送她回家。自从何静跟我讲了记忆分子、神秘香水的Lemon1号、Lemon2号和Lemon3号后,我才似乎弄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离不开她。其实,也没明白。
何静微醺,靠着窗,望着钱塘江,说:石头,你还记得刚刚我们来时,交通91.8的那个惊喜躲不开吗?
我看了看何静,转回头,继续把握着方向盘,嗯了一声,点了一下头,说到:武警帮忙实现梦想的故事,挺感人。这种事发生在美国的有听到过,在国内应该也是罕见。
何静说:是啊,在美国,孩子是在警察局长的配合下扮演蝙蝠侠,完成任务。而这次孩子的梦想是穿军装。你知道背后的故事吗?
何静看了看我,我说:不是说,医院护士有给他准备过一套警察制服,然后他一直摇头。然后才去找了武警消防部队。7名消防战士开着消防车、带着军装,带上他,做了次例行巡逻。
这是电台里说的内容。其实,我接触过这个孩子,他叫刘卓。何静马上炯炯有神,像是酒醒了,说:白血病加肿瘤,癌细胞已经扩散。我有跟邵逸夫医院的医生沟通过,希望做一个记忆分子、减轻痛苦的实验。但是被拒绝了。后来,医院联络媒体,找到交通918,联系上武警,才有了这么一出惊喜躲不开的节目。一个正能量的故事,我也就不那么纠结了。
武警都这么可爱了,我们去西藏,哪还有什么不安全一说啊。我打趣的跟何静说。何静很久都没有说话。

3

石头,接下来我要跟你讲的事情,你要保密。何静左手扶着皮质奔驰方向盘,右腿盘到了驾驶座椅上,身体侧向我这边,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看我的反应。
你已经有太多秘密在我这里了,关键我也找不到人泄密。你说吧。我半开玩笑的跟何静说。
这次不一样,石头,我第一次这么严肃的想跟你讲这件事情。何静一反常态。声音,突然变得柔软起来,不像往常那般急促和命令式。我在副驾驶位置上,侧过身看着何静,她身体回正,放倒了座椅,打开了天窗,看着一天的雾霾,长长的轻轻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何静,这样,虽然刚下过雨,天气还好,但还是有点闷,咱们关车窗开空调吧。我做着一些听故事的准备,提议道:要不,我们还是回星巴克?
不,就在车里吧。安静一点。何静没有看我,似乎没了力气。我赶紧顺手点了火,关了车窗,开了空调。顺势,我也把座椅放倒,全景天窗看天更朦胧了。
何静一直没说话,感觉过了很久,车里一直很安静,气氛不算太差。就算不说话,我也乐意这么跟何静待着。停车场外高架下的车流,都开始串起来了。前几年单反玩过拍摄车流轨迹,但是具体怎么玩,一时记不起来了,就想着这次瑶瑶如果靠谱一起去西藏,就又可以捡起来了。转过头看着何静,我知道我始终没有走进过何静的心,一瞬间觉得她离我很遥远。因为我都不知道她打算跟我说什么。不过,也没事,何静向来神秘。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何静开口说:石头,你听过记忆分子吗?我爸在华师大研究这个。这个,我没跟你讲过。想跟你讲西雅图的故事,里面有我。
我就想你们不该是群聊才认识的。我躺着拽着拳,上下用力滑动了一下,咬着牙嘟囔着。
何静接着说:我爸他们跟美国的一个医学院合作研究,从小白鼠的大脑中成功分离出了记忆分子,并且利用这种分子成功的清除了小白鼠的不愉快记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听得莫名其妙,不明觉厉,震惊了。半起身侧对着何静说:你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听不明白。还是直接跟你讲西雅图吧。何静跟我对视了下,接着说:西雅图跟我早在五年前就认识了,比认识你还早一点。你也知道,五年前我才来了杭州。来杭州,就是因为西雅图。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微信才刚出来。
我没敢插嘴,感觉故事很浮夸,西雅图还是前任啊。可是又觉得怎么可能呢。安静、本分的听着,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闻着副驾驶座椅皮质的味道,呛着鼻子有点难受,忍住。
何静接着说:我跟西雅图是在天涯上认识的,因为西雅图的一个帖子。帖子的内容,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他女儿的日记。我一直保存在我的电脑里。石头,你帮我拿下后坐的Mac。
正想着,我靠,西雅图什么鬼。没看出来,还有一个女儿,果然月球表面功力深厚。
何静打开Mac,翻到一个文件夹,命名为:档案文件2011年;打开第一个word文档后,就把Mac递给了我,说:石头,你先看下,这是西雅图女儿的日记。快没电了。

最深处的秘密,只能埋在心底。
昨天半夜,我在卧室睡觉妈妈又给那个男人开门,然后隔壁房传来男女那个的动静。两个人的气息很克制,但是床碰撞地板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极力的屏住呼吸,尿都快憋不住了。我不敢上厕所,不敢让妈妈知道我知道他们的事情。上午邻居张阿姨说:晚上早点睡,睡觉前不要喝水。可是,我就是喝了很多水,结果我又憋醒了,又撞见了这一幕。默默的流泪,不敢吸鼻子,眼泪流淌着划过耳朵痒到不行,我忍着。枕头湿了一大片,我也不敢挪动。身体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发麻了。迷迷糊糊,直到我睡着。

看完,我问何静:西雅图几岁了?女儿文笔这么好。我看他也就三四十岁。
他,快五十了。何静十分淡定的说到:石头,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西雅图把这篇日记发到了网上,结果他女儿辍学了,跟老婆也离婚了。当时,我主动找到了西雅图,跟他讲记忆分子的事情,他根本听不进去。我一直等到他平复,我想帮我爸找自愿者试用。那个时候,记忆分子技术还不成熟。
我似乎听出了些什么,但一头雾水。侧躺着看着何静,朦朦胧胧,空调风有点冷。
何静看了下我,接着说:西雅图平复后,跟我讲,那段时间,工作很忙,经常要出差,一去就是好几个月。公司业务也刚刚有起色,陪客户到处玩一度成为工作重心,很多大单子就是这么敲下来的。但是西雅图妻子感觉不到家的温暖,西雅图偶尔回一趟家,就大吵大闹,可是后半夜又床尾和。大吵的时候,孩子听着,胆战心惊;做爱的时候,孩子也听着,隐忍恐惧。这,成了西雅图女儿的噩梦。为了发泄,她开始写日记。直到有一天被西雅图发现,男人的自尊最终使这个家庭分崩离析。可是孩子本身没有错,我就一直联系西雅图。希望给他女儿做记忆分子的删除手术。
疯了,我听傻了。何静说的这些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到过,白活了。我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轻轻的,根本不疼。然后也没敢扇自己耳光,拍了几下自己的脸,跟何静说: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吗?你确定?记忆删除?
何静似乎根本不在乎我的惊讶,十分淡定的说:我爸他们刚研制出这个记忆分子时,我跟你是一样的,我也根本不信。但是现在仍然是实验阶段。不过,当时西雅图女儿的实验成功了。他女儿,又重新回到校园,跟正常的同龄人没什么区别,现在正准备高考呢,我也一直在跟踪。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西雅图只是我的一个客户。
何静,今天的事情,我想我说出去也没有人会信,这样,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我缓了缓神,说了句人话。
你问吧。何静说着,调了下空调出风口。
我鼓足了勇气,说:这记忆什么分子,跟你那个什么神秘香水有什么关系吗?
这些年,神秘香水是个禁忌,直到何静跟我说要跟我一起去西藏才又提起。
何静特别平静,说:我小时候经常在我爸的实验室玩,所以很喜欢倒腾一些滴管、量杯、试管、烧瓶、坩埚、漏斗、蒸发皿、冷凝器、烧杯、铁架台等等。那个时候,我就憧憬自己能研制出一款香水,用海南带来的柠檬树花,用蒸馏法,把原料放在沸水里,然后含有香味的精华油,会随水蒸气逸出,之后当蒸气冷凝成水后,香油脂便会飘在水面上。这个时候就可以收集了。有一次,我也是这样埋头在研制我的香水。爸爸在研制他的记忆分子,时间早过了午夜12点,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破门而入,开始各种砸我们的实验器材,现场一片狼藉。可是没吵多久,我爸和我妈就在实验室的桌子上莫名其妙的做起了爱。可是,石头,你知道吗?前天,我妈才跟另外一个男人在家里做爱。我跟西雅图女儿有同样的遭遇。也是后来,我才知道,我爸的记忆分子跟我倒腾的柠檬爱香水,起了化学反应,可以同时让男人、女人兴奋。
那你呢?当时,没反应?我没忍住插了一句话。
何静看看我说:当时我哭的厉害,没看2秒,就冲出了实验室。想着他们眼里根本没我这个女儿。事后,包括效果和原理,是我爸告诉我的。我妈一直嫌弃我爸伪科学家,钱钱钱没有,房子房子分配不到,当时我们在普陀区的公安小区,有一个30平的小房子,我爸一直住在教工宿舍。为了我读书不折腾,我跟我妈住一起。后来,爸妈离婚了,我跟了我爸。算是我妈婚内出轨吧。房子也给了我妈。我爸应该是不想回去那边了。我跟我爸,一直都没想说要用记忆分子去抹掉这段记忆。我爸现在一直还是在实验室。
所以,你现在相当于是你爸的助手?专门收集自愿者,调查、跟踪、归档。我似乎听出了故事的概要,做了个总结。
何静说:差不多。事情过去差不多二十年了,关于隐忍和爆发的问题。最终,我希望能用我的实际行动,给曾经遭遇这种不幸的家庭,带去一点弥补。西雅图女儿的日记,像是我自己写的,都觉得当时淌下来的眼泪是那般热辣。但是,现在我已经能很平静的讲这件事情。你觉得我激动吗?
我看到你哭了。算是激动的表现吗?我回答道:所以,何静,我们去西藏,是为了拯救灵魂吗?
何静看着傻兮兮的我,没有说多余的话,就说:要保密。

注:王朔《过把瘾就死》里有这样一段话,”童话中两个贪心的人挖地下的财宝,结果挖出一个人的骸骨,虽然迅速埋上了,甚至在上面种了树,栽了花,但两个人心里都知道底下埋的是什么。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

2

石头,马上到隔壁星巴克来。何静发来微信语音。
看了下卡西欧的运动腕表,八点十五。
脱下刚在试的登山鞋,麻溜的扒下防晒服,跟小K满盛笑容的脸惜别,转身,跑出了迪卡侬。星巴克就在迪卡侬出门右转的商业中心入口处,跟迪卡侬中间挤了一间莫名其妙品牌的服装店,我觉得它迟早倒灶,路过门口的时候看到里面只有服务员,她们有说有笑,似乎并不在意是否有生意。
进门就看到何静,她也看到了我,相互伸手示意。
闹,给你点的焦糖。这位是西雅图。何静还没等我落座,就比划跟我介绍起了我没放在眼里的新朋友。焦糖是习惯,可是西雅图是个什么鬼。我心里直突突。
给我15秒,还原下当时的心境。那~~个不爽,进门伸手打招呼时,我根本没看到什么西雅图,眼里只有何静,嘴角上扬的夸张就像何静拿着钓杆,我是上钩的鱼那般。唯一的区别是,我是自愿的。伸手同时,早就看到了何静给我点的焦糖,那份甜蜜,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咔擦,半路杀出个什么鬼。平头短发,脸蛋跟月球表面一样,无光,坑坑洼洼,穿了件偏黑的LEE短T,牛仔裤,一双中年人的软棕色皮鞋。
西雅图的女朋友刚去过林芝,正好这次西雅图也打算去西藏,可以同行。何静接着说到,西雅图是在户外群里跟我联系上的,这样网上你就不用发信息拉人头了。何静一边说,这个西雅图一边点头。然后,西雅图在另外一个群里拉了5个人,跟我们一起。这样2个车,8个人。你看怎么样?
何静一问我,我才想起来,拿起手机,翻给何静看,下午19楼上有个叫瑶瑶的女老乡希望跟我们同行的聊天内容。西雅图也凑上来看,插嘴道:会拍照好。我们6个人,有会开车的,会美容养身的,会打牌的,搞预算的,搞金融的,就是没有会拍照的。
何静看看西雅图,看看我,点了点头,问我:靠谱吗?
我摊了个手,说:反正半个月后她如果上了我们的车,就算有专业摄影师了。西雅图,那你女朋友还去吗?
给我10秒,化解下当下的尴尬。好不容易蚂蜂窝、19楼发帖子花大力气拉人头,结果何静一个群聊,全部到位。幸亏我现在还能博一个摄影师的人头,略微挽回点面子。比西雅图那帮虾啊蟹的人头有价值多,顺便也将话题推给西雅图。
西雅图端了端身体,发现他小腹微隆。当时,我就放心了。
我女朋友不去,她刚刚去过林芝,深度游。老早就打算去西藏了,这次觉得机会很好,喜欢自驾游。具体行程交给你了,我们同行。你的计划是几天?我回头跟他们说。
何静说,这一段必须写进故事里。是因为她成功拉了西雅图入伙,并且一起坚持到了最后。我想了想,也打算记录这一段,也跟西雅图有关,是何静又一次让我因为别的男人,紧张了。但是当我看到西雅图小腹微隆时,我就知道我的紧张多余了,不是何静的菜。
我看着西雅图和何静说:这样,我们先拉一个群,到时候我把行程发到群里,怎么样?
大家都表示默许,西雅图的美式咖啡,何静的摩卡星冰乐,我的焦糖都快喝完了。聊到差不多,放空的时候,何静用食指敲着纸杯…
我站起身说到:何静,那我们先走?
何静跟我,和西雅图做了告别,临别拉了一个“一路向西”的微信群。
回去的时候,何静让我去她车里。

1

何静说:石头,你把西藏故事记录在你的kushit上吧。
的确,何静说的没错,没有华丽的文字功底,记录应该是最好的方式。
这些故事,是命运也好,是人性也罢。

杭州,G20前,公司的休日表上排出了2周的超长假期。
刚将这个信息发到朋友圈,何静就发来语音说,我们一起去西藏吧。
带上你的神奇香水吗?我随即答复了她。
当然,给你免费体验的机会。但是2个人去,太危险,毕竟那是一片很神秘的土地…何静秒回。
不是卖生不卖熟吗?破例了?再说了,你说怕危险,我可是头一回听到。周游世界的独立女性~~ 好,我去蚂蜂窝拉人。吐槽完何静,打开Mac搜索攻略、发帖子拉人。
我说卖给你了吗?我~说~给~你~免~费~体~验~的~机~会!何静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听完语音,放下手机。心想,都要给我体验神奇香水了,难道何静接受我了?手有点发抖,手指啪啪啪用搜狗全拼在搜索框输入西藏两个字,费劲的敲下回车,脑神经一阵麻,心胸却一下被打开。热门景点、旅游攻略满屏的跳出来,布达拉宫、纳木错、大昭寺、八廓街、南迦巴瓦峰…想象着和何静手挽手走在布达拉宫广场……正美着,何静打来了电话。
接起电话,还没说喂,电话那头就跟扫机关枪一样的说道:石头,我们自驾一台车,开我的GLK,你车底盘太低;蚂蜂窝或者19楼上,你再约一台车。两台车,一来路上可以相互照应,二来不会因为车太多,而要等来等去浪费时间。这次,就去西藏。我们自驾,不坐火车不坐飞机。
啊?我一下听懵了,回了一句:我一个人开吗?
对呀,你一个人开。其他人开,我担心我的安全。再说了,你不是一天到晚BB要自驾东南亚吗?区区一个川藏线就打退堂鼓了?这次就算是跨国自驾游前的热身。何静像是开了鼓风机一样。我知道是在激将,但是我内心深处也是神往已久,即便没有何静的神奇香水,我也是要去的。就势回了何静:开就开,老司机一枚。你的安全,包在我身上。

第二天,我还在蚂蜂窝答复那些跟帖网友的奇葩问题,行程啊安排啊,去几天啊,开几个小时休息,哪个点住宿,哪里加油,哪里小便不要钱,妹的,我又不是去过,回答到心力交瘁。索性19楼里发的帖子,只留了微信,若真有人去,应该会加我。正在此时,何静发来文字微信:晚上八点,迪卡侬见。

何静说,记录要做的全面些。这些是故事的前提,故事是怎么展开,故事是怎么发展。要尽可能的实事求是,但是对于我这种P民,写几句就免不了偏题的主,我感觉何静是真心喜欢上我了。何静说,现在是还原故事,不是主观别人的状态,所以,记录比浮夸的辞藻更有生命力。满脑子都是何静,这就是我,我叫石头。我就先不自我介绍了,不然算不算剧透?

晚上八点,准时到达迪卡侬。迪卡侬也算是我跟何静常来常往的地方。所谓一言不合,迪卡侬。楼下的红双喜牌乒乓球台,都快被我们打烂了。不过,黝黑的服务员罗文和一见面就笑的小K,是很欢迎我们的,我们一来,他们就知道我们要大采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