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画面,那么无邪 | Kushit

好久没有做梦,昨天居然破天荒做了个梦。
跑酷去挑战了一座悬崖,峭壁陡峭,但没有丝毫的慌张;从容的在石缝间腾空跃起、借力再往上攀爬,以至于到后来不知道是在攀岩还是在跑酷,总之挺酷;闹钟一响,淡定的以为是终点的哨声,无视、划掉(手机闹铃),再继续挑战。天衣无缝的在梦境和现实穿插,突然面前90度峭峭壁出现,脚底一下子厚重得很,手也突然没了可以抓取的地方,没有突出的石头,没有树枝丫,甚至没有杂草,无限无限滑的峭峭壁,脑袋越来越大…
”亲爱的,8点了”
……
静止3秒,血液瞬间集聚大脑,飞一般起床洗脸刷牙,要迟到了…

如果,我是刺了花臂在攀岩,是不是在树枝摇曳的阳光中,会更迷人?
如果,我是刺了猛虎下山在跑酷,是不是在山涧哗哗的小溪中,会土到掉渣啊…因为有尊严的人,会笔着茶壶姿势向我怒吼“尼玛逼的来咬我啊”…

那些画面,那么无邪。
有的时候,没有照片的画面,比照片本身唯美;
我想起了那天在夕阳下的奔跑,和谁一起,感叹逝去的青春。

易经

人与自然,最通透的一本书。好好学习一下子

阅读全文

阵地保卫战

离反攻的时刻,越来越近,到了最考验队伍和同志的时候,守住,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守不住,灰飞烟灭。这一轮炮火后,重新配置攻击点,调整防御,做好最后进...

阅读全文

欢迎留言